第9章 收降祖郎(1 / 1)

“锵……”两把兵器不断碰撞,孙坚这把玄铁打造的古锭刀,当然远胜对方的鬼头刀。

几番碰撞,本来在岑溪那边已经出了缺口,再到孙暠这边,转眼都成锯齿刀了。

“你小子,有些吃奶的力气啊!”

孙暠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治疗术,否则这虎口都要开裂了。

祖郎没什么家传的武艺,就凭着一身蛮力和实战杀出来的技巧,都让他很狼狈。

不过有个好的对手,孙暠也并非没有好处。

原本‘入门’级别的刀法,即将升满的进度条,在这场战斗中终于到顶,迈入‘精通’级别。

不仅如此,力量和敏捷的经验条,也在迅速提升。

技能提升到‘精通’后,孙坚传授的刀法,一些迟滞的地方瞬间贯通,招数之间也更加连贯。

这种没有瓶颈的提升方法,简直不要太爽。

“你也不错……”祖郎没好气的说道,就很憋屈。

一开始对方的破绽很大,自己好几次想要给他来一下。

偏偏对方更早一步朝着他的要害过来,导致不得不回防。

过了二十几个回合,这厮之前很明显的破绽消失了,若非自己力气大,怕是要被他压着打。

“说真的,你挺有意思的,要不要到我麾下来?”孙暠提出招揽。

祖郎没有经过系统的练武,都能达到这个高度。

若是放在军中历练几年,成就当不差。

就说两次击败孙策这点,哪怕只是留在身边当个高级保镖,都是很不错的。

“呸,我才不要和你们狼狈为奸!看招!”祖郎啐了一口,随即杀向孙暠。

“虽然不知道你以前发生了什么……”孙暠却是一刀砍出,将其大刀砍断,随即策马回身一踢,将祖郎踹下马去,“是否狼狈为奸这点,是需要你实际去感受的,而不是单凭想象就可以的。”

这段时间骑马下来,骑术这个技能,也迈入了‘精通’级别。

控马做出点动作,不成问题。

“拿下他!”随着孙河一声令下,士卒们迅速上前,将祖郎拿下。

这家伙的力气的确很大,三五个士卒摁不住,最后孙河亲自上阵,联合三五个人才把他制服。

“难怪打那么久,还真有点吃奶的劲!”孙河看着被绑得结实的祖郎,看向孙暠笑道。

“哼,山林地形特殊,再说我也没输……”岑溪多少有些不乐意。

“百川,两军争斗,哪有提前规定在哪开战的?若这里不利于你,可以将其引到适合的地方再战。从你和他在这里开战,便已落入圈套。”孙暠提醒道。

“这样的事情,不会再有下次了!”岑溪也不好反驳,的确是他有些骄傲。

最初本以为三招之内,就能将对方斩落马下。

谁知道开打才发现,对方势力不比自己弱。

十多回合之后,自己就完全按照对方的节奏来走,最后出了问题真怪不得谁。

只能说,自己真的小看这天下英雄。

泾县这种偏远之地,居然也有祖郎这样的强者。

战况到这里,已经算是到了尾声。

别看这群山民在山里可以逞凶,正面交战却不是这些沙场老将的对手。

没办法结阵,那么就队与队之间互相配合。

依靠精良的甲胄,一点点的推进和包围。

不能否认的是,对方用的软弓,在山林的地形的确比军弓好用。

程普等人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比如说让弓箭手装备一批软弓。

又比如说,多训练一批专门用软弓的弓箭手。

这玩意训练起来比较简单,保证肉食,训练个两三个月基本可以成军。

只是这样弓箭手,在平原没什么意义,就是在山林比较有用。

只是江南多山林,训练一批也不错……

几个将领就在那里做战后总结,孙暠算是明白,为什么人家能成名。

尤其是黄盖已年近五十,依然孜孜不倦,去学习新的东西。

“泾县大帅,如果不想你的部下死太多的话,投降吧!”孙暠看向祖郎。

祖郎此刻也是沉默,带出来的几千儿郎,如今只剩下千余。

而且,现在也被官兵包围了起来,继续下去一个都跑不掉。

“唉……投降吧!投降了!还听我命令不?”

万般无奈之下,祖郎只能喊了一声。

见那边没有动静,少不得破口大骂起来。

听到自家大帅的命令,山民们首先是不敢置信,到悲哀的发现事实,最后颓然放弃抵抗。

“祖郎,我们来一个交易怎么样?”孙暠上前,“我即将上任泾县令,上任后,我为你们寨子的所有人登记户籍,条件允许就给你们提供田地。就算条件不允许,我开作坊也优先雇佣他们。作为代价,你到我麾下听用,如何?”

他算是看出来了,祖郎很看重这些山民。

这种举动,可不是山大王应该有的。

汉末嘛,世家豪族各种剥削百姓。

再加上天灾人祸,百姓要么造反,要么逃荒,要么在逃荒的过程中造反。

说不上谁对谁错,孙暠看中的,是怎么样对他才有利。

“……只要你说到做到,祖某无话可说,但凭差遣!”

祖郎看了看孙暠,确定他是认真的。

又看了看跟随自己的部下,最后长叹一口气说道。

“你以后跟在我身边。若我不履行承诺,只管过来找我算账!”

孙暠上前,亲自为祖郎松绑。

周围众人本要劝说,孙暠却摇了摇头。

直至松开绳索,祖郎也没有暴动的意思。

“那我且看着!”祖郎活动一下手脚,向孙暠就是一拜,“属下拜见主上!”

黄盖等人也是正好过来,见到祖郎居然投降,倒是诧异。

不过还是保持着戒备,只要他有些许异动,立刻上前将其制服。

只是他们还是小看祖郎,或者说小看了他对这些山民的重视。

随他落草的,大多都是他的乡人。他带头落草,死了就死了。

可下面那些乡民,自己看着长大的兄弟,甚至有血缘关系的亲戚,总不能让他们跟着自己受苦。

反正就如同孙暠所言,如果他能履行承诺,谁希望顶着一个贼人的身份?

若他不能履约,自己再出手便是,反正横竖都是要死!

半个时辰之后,一行人来到祖郎的山寨,祖郎一吆喝,大门就开了。

待他说明缘由,大军进去接管营寨,姑且在这里小住一晚。

休息的时候,岑溪倒是想要找祖郎再打一场。

可惜后者没同意,自家的鬼头刀被砍坏了,没有趁手的武器。

岑溪就算想要找回场子,也不好和手无寸铁的人打,于是只能作罢。

休息一晚后,孙暠带着整个寨子,数千人开始下山。

寨中的男丁,至少已经阵亡三分之二。

也没几个老人,更多是妇孺。

倒是有人想要留下,只是孙暠没有允许。

给他们在这里落草为寇?

这当然是不可能的!

尤其女多男少,若周围山民动了歹念,留下来的这些人也不安全。

最后还是祖郎出面,勒令大家跟上,这才解决问题。

孙暠也是这个时候,才知道‘祖郎’只是匪名,祖郎真正的名字叫祖冲。

想想也是,这年头谁家名字用‘郎’的,说是本名,不如说更像是小名。

如此又走了三十里山路,前方豁然开朗。

群山之中出现一片盆地,而泾县就坐落在这里。

自山上往下看,泾县西南一大片良田,阡陌交通,隐约还能听到鸡鸣犬吠……

就突然有种,这里就是世外桃源的错觉。

“泾县,我来了!”孙暠高呼一声,振臂高呼,“下山!”

最新小说: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价萌妻 岂言不相思 望眼欲穿 重生之心动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天歌·三生不负三世 我自地狱来 都市医仙 势不可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