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破阵(1 / 1)

官道上,一支兵马在朝着孙暠部方向迅速移动。

“哈,那孙暠小儿,带着几千兵马,居然也好意思攻打九江郡。就这点兵力,就算正面交战,都能轻松将对方击败,结果我们还要绕到他们后方发动奇袭。”袁军将领调侃道。

“休要轻敌!你我麾下大多新兵,操练不足。正面交战,可能会出现破绽,让孙暠趁机扩大战果。再说下面的士卒士气不行,也需要一场大胜来鼓舞。”主将金尚训斥。

金尚是汉帝(刘协)任命的兖州牧,只是去上任的时候,曹操已经上任兖州牧。

双方争斗过,可惜金尚落败,最后遇到袁术,归入其麾下。

主要是想着,借助袁术的力量,把兖州打下来。

谁知道袁术败了,败得是如此的彻底……肏!

这不只能一路跟随到九江,然后被任命镇守历阳。

历阳这里不错,空气不错,河鲜也挺好,还有温泉……老子不是来养老的!

唉,感觉反攻兖州,变得遥遥无期了。

正好,孙暠打过来了。

总觉得,只要这场仗打得漂亮一些,袁术也应该会更重视他一些。

到时候,或许又有机会,统兵攻打兖州。

对,他需要一场胜利,而且是一场大胜!

“将军,前方好像有一支军队,在朝着我们这边过来!”副将突然喊了一声。

金尚闻言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立刻下令让大军结阵,做好防御准备。

如今这官道上,扣除他们,那自然只有孙暠部。

问题是,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在后方杀过去的?

放着历阳城你不去攻打,为什么要注意后面是否有敌人靠近?

要知道,他们可是避开斥候了!

毕竟正常行军,斥候都是扇形派出去,谁会在正后方也派出斥候的?

只要小心一点,避开斥候的侦查范围,那么正背后反而就是死角!

一般来说,自己走过的路,再加上一路侦查过来,谁会想到,会有一支敌军在背后突袭过来?

问题是,他们真的杀过来了!

随着地平线上出现尘土,金尚到底是意识到这点。

不管对方是怎么发现,正面交战,他们也不会落败,人数的差距,这是事实!

在他麾下,有足足一万战兵,这次完全没带辎重出来。

毕竟没必要,本来就想着,今天打完,当晚就返回历阳了。

近万没有辎重拖累的战兵,来吧,你们要来送死,我成全你!

“刀盾兵结阵,长枪兵架枪,弓箭手瞄准……不好,他们来得太快了!”

金尚有条不紊,甚至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下令。

只是他似乎忘记,理论要结合实际。

岑溪从小在家里学过家传的兵法和武艺,或许他年轻,但并非什么都不懂。

孙暠让他突袭,他就突袭,可什么叫做突袭?

趁着敌人立足维稳,阵型尚未整齐,冲入敌阵之中,将其撕裂,破开对方的防御。

在这个基础上,才是伤害最大化。

也就是说,突袭的主要目的,就是‘破阵’!

“太慢了,太慢了!”岑溪大笑,提刀冲入敌阵之中。

手起刀落,带起三四根胳膊,刀盾兵举着盾牌的那条胳膊。

那么多人结阵,排得越整齐,可不越方便他砍?

不过大刀也有大刀的缺点,后摇太长,劈砍之后要收刀需要时间。

正常来说,只要对方反应过来,给他几枪,就能把他捅成马蜂窝。

只是岑溪突袭而来的样子,太震撼了,以至于这些士卒,甚至将领都没能立刻做出反应。

当下面的军官,要下令反击的时候,岑溪麾下的士卒们,已经赶了上来。

一边护卫岑溪,一边扩大战果。

身为前锋,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,就是撕开对方的防线!

“敌将,可知道你们失败在什么地方吗?”岑溪大笑,“你们为在后面偷袭我们,所以加快了行军步伐,反而让你们的士卒疲惫不堪!”

当然孙暠也在赶路,只是行进速度不快,士卒们的体力还保持着。

同时又有绑腿在,长途跋涉这玩意,对孙暠部来说,副作用会小许多。

可敌军不行,上万人的队伍,至少也有六七成是新兵。

还没有操练半年,再加上谁知道他们是多久操练一次,可能五天,可能十天的,能结阵,已经算是‘训练不错’了。

半年的训练,体力可没办法提升那么快。

这一路跑过来,已经疲惫不堪。于是岑溪趁着对方疲惫,发动突袭,自然是一举见效。

若是放着他们防御那么几分钟,可能都没有那么容易。

岑溪出言调侃的同时,手可没有闲下来。

长杆大刀就是好处,有效杀伤范围在两米上下,一方面不会伤害到自己麾下士卒,一方面能斩杀到附近的敌人。

更别说,他一边朝着前面杀过去,一边出面嘲讽,以至于金尚及其麾下将领,内心开始动摇。

“少听他废话,变阵,将其包围起来!”金尚到底是禁言丰富的……嗯,文官,当即下令。

“喏!”下面的军官闻言,也反应过来,不能让对方这样嚣张下去。

只要变阵,只要包围对方,限制对方的移动,骑着马的岑溪,就是个活靶子!

甚至于,军中的弩手们,已经开始做好准备,朝着他射击。

“别当我不存在啊!”祖冲爆喝一声,策马朝着盾阵冲了过去。

岑溪这货真是,有机会总冲在最前面。

他和祖茂居后,为了保证士卒不会消耗太多体力,只能放慢前进的速度。

看看那家伙,冲那么快,也不怕下面的士卒疲惫!

实际岑溪还真不怕,他麾下的士卒,都是‘精锐’。

体力足,力量大,经过他半年的训练,全副武装跑个五十里问题都不大,更别说这两三里路。

他能嚣张,是因为他有嚣张的本钱。

祖冲和祖茂就不行了,麾下的士卒到底是普通士卒。

只是到底是丹阳这边招募的,素质也不错。

若论配合和单打独斗,每一个多少都有两下子。

只是结阵的话,就需要大量训练。

只能说任何一个兵种,肯定有利有弊。

丹阳兵出了名的骁勇善战,身体素质也不错,简单操练就有战斗力。

只是他们也习惯打群架,一窝蜂过去,这没什么配合可言。

尤其好胜斗狠,谁都不服,训练难度反而提升不少。

是以祖冲和祖郎多少有些羡慕,岑溪麾下那种听话的‘丹阳兵’,能是自己麾下就好了。

只是随着祖冲和祖茂到来,金尚发现自己的调度就没那么顺利。

祖冲麾下的是一群重步兵,几乎是武装到牙齿,不用盾牌,反而拿着一把朴刀,一路杀过来。

只要出现破绽,后面的祖茂部,会立刻举枪,朝着前面突刺过去,扩大战果。

要说破阵能力,祖冲麾下的重步兵,自然是更擅长。

此刻金尚麾下的阵型,已经乱七八糟。

下面的士卒,也是人心惶惶。

几乎可以肯定,继续打下去,必然败亡。

更别说,岑溪一直在想办法,朝着自己杀过来。

可是为什么?自己有一万人,就一万头猪,面对两千人,也不可能那么被动才是啊!

明明是碾压级别的人数,为什么会打出被碾压的效果出来?

到底是这个世界太疯狂,还是自己疯了?!

“撤撤撤……撤军!”金尚眼看岑溪就要杀到,而前方孙暠本部正杀过来,连忙下令。

最新小说: 重生之心动 势不可挡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 官鼎 天价萌妻 我自地狱来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天歌·三生不负三世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都市医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