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东城俊杰(1 / 1)

东城县的归属很迷,在九江和下邳的边界线,要说好像两边都有归属,又可以是两不归属。

本身只是个小县城,不过这小小的县城里面,却有一个大能,那便是鲁肃!

眼看到东城县,后面袁军还没过来,这个时候不趁机过去拜访一下,顺便招募这个牛人,下一次可不知道得什么时候才有机会。

总不能,等着他自己过来吧?

历史线因为他的关系,已经开始发生变化。

或许很多事情,依然按照历史线发展,可类似‘鲁肃投奔谁’这种事情上,孙暠可拿不准。

“将军,前面两里外,便是鲁庄!”派出去的探子回来汇报。

主要还鲁肃很有名气,稍加打听就能知道具体的位置。

二十多分钟后,大军抵达鲁庄,这边可是大门紧闭,周围有大量青年手持武器,小心戒备着。

“我乃破虏将军,丹阳太守孙暠,鲁肃鲁子敬可在?”孙暠亲自策马上前,朝着鲁庄喊了声。

就说这庄子虽然没开,孙暠可远远看到两个圆形大粮仓。

若里面是装满的,那可有不少粮食。

不过想想也是,徐州本来就是产粮地。

而鲁家好歹也是士族,也算是大地主阶级。

若没有这土地和钱粮打底,鲁肃也没办法组织乡民操练,更没办法仗义疏财。

只怕他自己,读书习字,骑马射箭都没条件。

可惜就可惜在父母早亡,还没有能给他铺好道路,否则的话早就该举孝廉了。

大概是他的名头还有些用,也有可能是对方有顾忌,最后大门还是缓缓开启。

一名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,缓缓走出。

通常来说,鲁肃给人的感觉的微胖,或者说壮实。

可眼前这位,给人的感觉是‘健壮’。

就有种,比起文官更像是武将的感觉。

“东城鲁肃,拜见府君!”鲁肃看到孙暠的时候,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上前见礼。

孙暠和孙策同岁,都是公元175年出生,而鲁肃则是172年出生,即他还年长孙暠3岁。

是以看到孙暠年纪轻轻,居然已经是一方太守,多少有些讶然。

好在心里素质不错,没有少见多怪。

“孙某就算在丹阳,也听过来往的游侠,提过东城鲁子敬的大名!”孙暠亲自下马,来到鲁肃跟前,将其扶起,“只说子敬文武双全,仗义疏财,乃当世难得一见的俊杰!孙某偶然路过东城县,想起这事,特来拜访,子敬别见怪才是。”

“哪里哪里,太守能过来鄙庄,也是鲁某的荣幸。”鲁肃松了口气,原来是慕名而来。

那么多年下来,花费那么多的钱粮,何尝不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名望?

松了口气之后,当即作为主人提出邀请:“若将军不嫌弃鄙庄粗陋,请随我入庄歇息?”

“孙某身后,袁军可能这两天就会追上来。是以不好在此久留,免得波及子敬。不过他日,若我能将追兵击败,再过来与子敬好好聊聊。”孙暠摇了摇头。

“说起来,将军身为丹阳太守,为何非要来九江这边?”鲁肃身后一个文士走了出来。

身高八尺上下,长得倒是仪表堂堂,看着就不是普通货色。

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能和鲁肃交好,那应该也不一般。

“未曾请教,阁下是……”孙暠好奇的问了句。

“不才,成德刘晔是也。”文士上前,自我介绍。

“可是阜陵王刘延之后,刘晔刘子扬?”孙暠大喜,居然买一送一,又遇到个牛人。

要说刘晔,也算是‘宗亲叛徒’,以宗亲身份出仕曹操。

可惜也因为这身份,终不得信任。

不过还是那句,曹操不敢用,他敢用!

就如同孙策,除非自立,否则放眼天下,谁人敢用?!

最好的例子就吕布,稍微不满待遇就走人,有机会就反叛或者自立。

不过吕布的人品的确有问题,换了孙暠,也不太敢用这货。

“府君远在丹阳,也曾听过刘某的名讳?”刘晔有些惊讶。

比起鲁肃,他没什么名气。

或许顶着个宗亲的名头,只是这年头没什么用。

“汝南许劭,可是评价过子扬有佐世之才!”孙暠大笑,“说真的,丹阳郡百姓受苦久矣。孙某武夫一个,不善治政。想着百姓水深火热,也是心痛万分。一直纠结着,在哪里才能寻觅到良才,可以挽救丹阳的百姓。直至见到两位,才明白要找的人,已经出现!”

水深火热?不善治政?

后面的陈端眼看就要笑喷了,为了不失礼,只能硬憋着。

要说孙暠,那肯定不是纯粹的武夫。

他的治政能力或许不是特别强,丹阳的各项政务却能做得井井有条。

同时在他的治理下,至少丹阳郡今年的秋收,收获比去年多了两成有余!

本来大丰收会伴随着粮食贬值,却因为常平仓的关系,百姓基本都不必担心这个问题。

有了闲钱之后,尤其是那些小地主,都松了口气,也遏制了大地主和豪族们的扩张步伐。

同时趁着春季,还修缮水利系统,这才是秋收丰收的关键。

又派兵维持地方治安,使得地方没有贼人出没。

更派人组建修路队,专门修缮山路,以后商队往来各县,也能更方便许多。

专门看,丹阳郡都是要朝着大治过去的。

要说优秀的文士,不管是虞翻还是步骘,甚至卫旌其实都不错。

当然吕范,秦松和他也不差就是了。

总的来说,陈端算是再一次,确切的了解到孙暠脸皮之厚。

不,这都已经是不要脸的程度了!

孙暠这边的人什么反应姑且不说,鲁肃和刘晔却是一愣一愣的,自己有那么伟大的吗?

喵勒个去的,这说的,差点自己都信了!

主要还是年轻人,多少有些年轻气盛,受不得夸,当然也受不得激。

孙暠这不要脸的,把两人捧成这样,不答应的话,都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这个才能一样。

多少有些纠结,有你这样招揽别人的?

好像不跟你过去丹阳郡,都大逆不道了一样!

“府君,袁术军随时会过来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陈端想了想,上前提醒。

“诶呀,这下纠结了!难得在这里,同时见到子敬和子扬,怎么舍得离开……”孙暠当即纠结起来,一副难舍的表情。

“府君,我等还要行进一段路程,期间可能还要过去彭城郡。这一路人生地不熟的,也需要有人帮忙带带路。要不这样,请两位到军中做客,这样自然有机会,可以慢慢谈谈。谈不拢,再放两位离开便是?”陈端当即提议。

“这怎么使得,我孙某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吗?”孙暠怒斥,却在看着鲁肃和刘晔的表情。

果然两人听陈端说,要把两人带走什么的,神色还稍微阴沉。

只是听孙暠那么一说,才又重新舒展开来。

看向孙暠的神情,甚至有些欣赏。

“只是……”孙暠当即话锋一转,“袁术军尾随其后而来,也不能牵连两位。虽然很可惜,孙某只能先行离开。日后击败袁术军,再回来,只希望两位赏脸,与孙某小酌一杯?”

“这是当然!”两人纷纷回应。

反正孙暠打不赢的话,那么这承诺说了和没说差不多。

若能打赢,那孙暠倒有几分能耐,那深交一番也没什么。

说到底,这年头,谁不想找个明主投效?

“孙某有计划要对付袁军,只是有些难点,怕是需要向两位请教……”孙暠笑道。

最新小说: 官鼎 重生之心动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 势不可挡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我自地狱来 天价萌妻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天歌·三生不负三世 都市医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