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高瞻远瞩(1 / 1)

“说起来,记得好像孙氏的产业里面也有船坞……”行进的路上,孙暠看向身边的岑溪。

“对,你说过。船坞捕鱼,然后加工坊做成咸鱼,鱼肉松,甚至直接出售,骨头送去烧制骨瓷。记得,你叫这个做‘产业链’?”岑溪回忆了一下。

孙暠笑了笑,这些行业扣除骨瓷之外,基本都不算垄断,甚至没什么赚头。

相对的,也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,尤其船坞还需要每年投入大把的研究经费。

很不幸的是,你研究出来的任何东西,在这个没有保证的年代,不到三个月别人就学去了。

尤其那些文士还会鼓吹,学无止境,这是一种崇高的行为。

毕竟有一些官员,小时候在某个书院偷听,自学成才最后功成名就,被文士鼓吹成‘美谈’。

自从这玩意出来后,各个领域的偷师和技术偷窃都成‘美谈’。

最后皇室为了赚钱只能‘专营’,于是又被说‘与民争利’……

有时候孙暠就觉得,华夏的帝皇史,就是皇帝和家族的斗争史。

“这和我们现在有什么关系?”岑溪反问,毕竟他们是来打仗的。

“路上无聊,找个话题聊聊。你觉得为什么我要开船坞,而且每年花一笔钱,在技术改良上面。”孙暠反问,这玩意当初孙静也不明白,为了说服他花了不少时间。

“这个是我需要关注的问题吗?”岑溪反问,毕竟一个人要做什么产业,需要别人指手画脚?

“府君的意思,创建船坞的原因,是为了给后来制作战船累积经验,对吧?”一旁的陈端出面。

孙暠拍了拍手,总算有个懂事的。

江南这边,造船的人可不少,为什么要自己建船坞?

当时他就告诉孙静,江南水网密集,战船和水军都不可或缺。

若能造出能抵抗风浪的海船,他们甚至能抵达幽州,在那边买马回来,这样骑兵就有着落了。

只是当时诸侯割据的情况,还没有那么明显。

为了说服孙静,他还真花了不少的心思。

“战船的话,姑且能造些简单的,可水军,谁能统御?这玩意越早组建,对我们来说越好。”孙暠回答道,之前他还让吕炽打听过,甘宁似乎还不在刘表麾下。

倒是黄祖死后,刘表任命刘磐为江夏太守,任命韩玄为长沙太守。

有些头痛,这意味着黄忠和魏延,可能也在江夏那边。

要攻略荆州,就得要突破江夏的封锁才行。

可现阶段的江夏,难度好像比历史上要难对付许多。

“我们不是要讨伐袁术么?为什么扯到水军上了?”岑溪不明白。

“我之前也说了,路上无聊,找个话题聊聊。”孙暠神秘一笑。

“为什么我总觉得,你好像有什么算计,却没有告诉我?”岑溪不满,自己镇守春谷半年多,的确没有跟在他的身边,但请不要把自己排除在外。

“只是感慨一下,你知道的,有些事情往往是未雨绸缪。中原之地,没有骑兵的话很吃亏。我们又没有骑兵,又没有懂得制造强弩的工匠,渡江就意味着被动挨打。说到底,我们需要有个渠道,可以购买战马。”孙暠回到。

马厩里面可以买到战马,不过不同种类的战马,也有不同的特点。

弓骑兵,重骑兵,不同的骑兵配备不同的战马,可以更好的发挥战斗力。

他可以花钱训练骑兵,这样马匹还能按照骑兵的情况来变化。

可直接购买的话,品种是单一的。

所有数值都很平均,没有缺点也没有优点。

这就有必要,另外开拓一条可以买马的商路。

比起从陆路过去西北或者东北,走水路更方便,于是他想到船坞。

对,帝国时代系统,本身也有船坞,自然也会有战船和渔船这玩意。

问题是,招募这玩意也是要占用人口的。

研究半天发现,可以直接购买战船,只是没人操作它,于是就想着要不要实际训练一批水军。

这个时候斥候回来,说历阳县城就在前面,如今已经开始闭门死守。

“百川,历阳就在江边,要说我们攻打过来,这边首当其冲。换了是你,你会忽略派兵过来这里驻守吗?”孙暠看向岑溪。

“怎么着,都要重兵把守。甚至沿岸设置哨岗,随时把情况汇报上去。”岑溪想了想。毕竟他在春谷县,就是那么做的。

“所以说,百川,你是从军经验还是嫩了点。”孙暠笑道,“立刻戒备,全军转向!长枪兵架枪结阵,辎重车队立刻围起来,做好灭火的准备!”

岑溪闻言,先是一愣,随即意识到了什么,立刻招呼麾下士卒,做好防御准备。

与此同时,斥候开始朝着反方向巡逻过去,果然不到一刻钟之后回来汇报,有一支兵马在靠近。

“他们怎么来的?”岑溪想不明白,总不能是庐江那边过来的吧?

“岑司马,莫非你忘了?刚刚少主,可一直都在说这件事情。”陈端笑道。

其实他一开始也不明白,只觉得孙暠不会真无聊到,说些不着边际的事情。

现在情况突然变化,他算是明白了,难怪孙暠会那么紧张水军的事情。

“和这个有关吗?”岑溪真不知道。

孙暠看了看陈端,这家伙的观察力还真够敏捷的。

的确,他从渡江开始就用‘风龙洞察’观察周围的情况。

大概是视野的边角处,长江上,看到有大量船只在逆流而上。

于是在说话的时候,一直在留意对方。

发现对方逆流而上到他们背后,在岸边放下大量士卒。

自然明白了,原来对方在历阳的确放置重兵把守,同时还组建船队。

按照这船只的新旧程度,应该是最近半年准备,应该是为了南侵做准备。

问题你早有那么多船队,直接在自己渡河的时候,来个半渡而击不就好了?

非要等自己渡河,才开始过来……孙暠能想到的唯一可能,就是莫非驻守历阳的,也是个草包?

哦,袁术麾下……那没事了!

两兄弟,袁绍有河北四庭柱,有麴义的先登死士,好几个优秀谋士。

怎么到袁术这里,一个能打的都没有?

最出名的武将大概就是纪灵,文士……呃,好像没有出名的。

同样是四世三公,要说袁术还是嫡出,‘落魄’成这样。

结论大概就出来了:因为历阳守将草包,等他渡河才收到消息,派人拦截已经晚了。于是应该有人出谋划策,让他们乘船逆流而上,从后方奇袭孙暠部。

说真的,如果对象不是自己的话,孙暠觉得大概率会中招。

谁能想到,敌人会从自己身后过来?

“百川,你表现的机会到了!”孙暠看向岑溪,“他们这次在我们后面突袭过来,怕不会想到,我们已经知道这件事,这个时候若反过来奇袭对方,当如何?”

“哈哈,包在我身上!”岑溪闻言恍然大悟,立刻请战。

“你为先锋,祖茂和祖冲策应你,我来压阵!出击!”孙暠当即下达命令。

“喏!”众将纷纷回应,随即朝着后方杀了过去。

最新小说: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天价萌妻 天歌·三生不负三世 都市医仙 望眼欲穿 我自地狱来 势不可挡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重生之心动 岂言不相思